凯尔特航空

对每位产粮的写手和画手大大都表示由衷感谢
尽我所能去评论
红心蓝手狂魔

堆脑洞5

除了fatepa怎么会还有别的

格瑞master

金拟似从者
拟似从者:让英灵附身到人类身上以获得英灵的能力
让什么英灵附身没想好
反正搞个神格高的我觉得行

剧情……就带着老婆打圣杯战争吧

堆脑洞 4

除了废狗pa不可能有别的


五星从者archer
从开服至今
只在周年庆up过一次的稀有从者
然而池子剧毒
沉爆过无数氪金者的船

格瑞
传说中的巨佬
曾经创造过
开局两发护符就捞到金的神话
从此走上氪金(养老婆)的不归路
下一个目标暂定
氪爆下个月实装的berserker黑金

堆脑洞

废狗pa

安哥
欧皇之证。
一共saber、rider、ruler三个职介的
从来不up从者
能捞到全靠运气。

雷总
冠位氪金侠。
组建全五宝百级310安迷修战队第一人
从来不加好友
助战能刷出来全靠运气。

就随便说说,随便说说

如果一对我非常非常喜欢的CP
那这对CP肯定是这样的
首先角色两人我都喜欢,性格设定一类都喜欢
能让我愿意当双担的
其次是两人相处的氛围
不管是默契、和谐还是剑拔弩张……
只要带有角色两人那种独特的感觉
就很棒
像那种
打完架两人都倒地上
还要大喊“敲里吗!劳资爱你!”
这就很浪漫啊
还有那啥
家国天下,战火中的爱情故事
枪·管里插朵小白菊
这也超级浪漫

还有很不可或缺的
就是产粮的太太们
对角色的诠释
对笔下一切用心的态度
无论结局喜悲都能让人起立鼓掌
绞尽脑汁去想为这部作品献上一切溢美之词
作品也棒,太太也棒

堆脑洞2

Caster雷总xRuler安哥
生前雷总是国王,安哥是骑士。
然而,雷总是皇子时就有一颗想当海盗的心
被安哥发现了,就放话
只要雷总是他的王,他就会忠诚于雷总
如果雷总当海盗,那只能势不两立
雷总怒
两人吵架
突然战争爆发了
安哥前往前线,被人暗算,牺牲了
雷总为了查出真相,当了国王
一个饱受争议的国王,功过相当。
并且执政五年后下落不明

然后某次圣杯战争中,他俩被召唤了
安哥从历史书里看到了雷总的结局
安哥遇到了雷总
安哥作为Ruler开始思考给雷总吹黑哨的可能性
然后本来就能一打三的雷总,就更牛逼了
然后雷总拿到了圣杯
然后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哎结局真的想不出了,过程爽完就够了
抠鼻.jpg

哎结局就这样吧
最后圣杯大家都没得
最后他们两个都回英灵座了

然后在废狗背景里面
马斯塔召唤出安哥
去了雷总那段时间的特异点,就是雷总刚当上皇帝,还是人类的时候。协助了雷总打败迷之从者。然后最后的时候雷总说,他要知道那个一直在马斯塔身边,不愿露出真面目的人是谁。
然而安哥不愿意
其实雷总已经联系上下文,其实是联系那些出现过的从者,已经猜出来马斯塔身边的从者是安哥了
最后告别的时候
雷总说,希望还能再见一个人一面。

在完成本章特异点后,Caster雷狮将作为被召唤从者加入新卡池
五星从者caster雷狮绝赞up中
时间:xx月xx日–xx月xx日

堆脑洞 彩六

今晚补了彩虹六号的录播
已经开始脑补雷安两人的彩六了(大部分参考了大佬们的操作)
之前互相不认识啥的
某天遇到了,发现对面那个好像有点意思
然后就记住对方的ID了
然后打熟后就互相摸清的对方的战术
都知道对方进攻防守的风格,会选什么角色,在哪里放陷阱。然后套路与反套路
……怕不是两个人都喜欢正面刚
偶尔排到同一队
是娱乐局就互相伤害
比如在准备阶段就打起来
等队友反应过来两个都挂了哈哈哈哈哈
队友:我怕不是排到了两傻子??
或者其中一个挂了
雷总/安哥就放言,没有那个傻逼骑士/恶党,我一个人就能carry全场
或者是打到高端局,第一局两个人太浪,被灭队了
突然第二局联手打爆对面
但是还是有可能第二局又打起来
团战可以输,那谁必须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觉得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雷安两个人反而会倒过来
雷总不开黑,自己单排的时候都是一直试图1V5的
从来没有雷大爷配合别人的时候,只有别人配合雷大爷
倒是安哥会比较照顾队友

想一下最后1V1的时候,不管两人是直接对枪
还是在企图不暴露自己的位置,去侦查对方的位置,绕背偷人都贼帅
彩六的操作就是这么帅。烟.jpg

然后想一些很帅的操作。
比如雷总因为提前侦查到据点在一楼,就摸进二楼拆天花板,扫射就带走几个。哦,这是对面没安哥的情况下,如果安哥在,估计安哥会守二楼。我觉得安哥八成还会在雷总经常进来的窗户下面扔夹子。

新的角色真的太可爱
黑对方联络器暴露敌人位置啥的,就是打电话哈哈哈哈
安哥就老是在雷总四处莽的时候,打电话把雷总的位置暴露给自己的队友
然后最后1V1的时候,在双方位置都没暴露的情况下
安哥,又打了一通电话
我认为,我认为啊,雷总肯定连自己的联络器响都不管了,直接暴露自己位置去跟安哥决斗的
……然后被安哥狙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的是雷总粉啊相信我

突然觉得fate背景下的雷安也很有意思的样子……
作为英灵的话,我觉得雷总应该是Rider吧,因为是海盗什么的【因为船长大帝法老王的存在,我老觉得骑阶都非常高逼格……
当然如果依据雷总的能力,也有可能是个能近战的Caster?Caster里也有拿着圣剑就输出的是不是,也有趁人不注意就拿着斧头就冲上去的,还有一言不合就从天而降如来神掌的,甚至还有靠排球社保的,还有宝具一刀子捅上去的露露不累卡……
或者依雷总的性格,做为根本管不住的Berserker被召唤也是有可能的……毕竟在废狗设定里面,Berserker也有那种理智还在,但是在某些方面异常难搞的存在……
说白了就是,Berserker是最强的!要把这个狂拽酷霸炫的设定往雷总身上套!
安哥的话,正义勇敢,那不就是Saber咯!
或者因为是骑士,Rider也不是没可能的,毕竟骑阶只有大帝还会坐着一匹马……
emmmm,其实我觉得安哥Ruler也不是没可能的(ˉ﹃ˉ)
主从的话。比如雷总一心想召唤出Berserker,结果出来的是正义的骑士Saber安哥。
雷总嫌弃脸.jpg
又比如,安哥一心想要正义的Saber结果出来了Berserker雷狮。
然后因为看不惯安哥,时时刻刻想着弑主的雷总。
一边内斗一边对敌什么的……
因为管不住自己的servant各种浪费令咒……
可以说非常有趣了

时间在他们身上划出了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不不,我不能立flag也不能立反flag

害怕.jpg 害怕.jpg 害怕.jpg

坐等圣诞的天草up……并紧紧抱住有天草的大佬的大腿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博尔赫斯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我父亲的父亲,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死的时候蓄着胡子,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我母亲的祖父——那年才二十四岁——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

I offer you my ancestors, my dead men, the ghosts that living men have honoured in marble: my father's father killed in the frontier of Buenos Aires, two bullets through his lungs, bearded and dead, wrapped by his soldiers in the hide of a cow; my mother's grandfather -just twentyfour- heading a charge of three hundred men in Perú, now ghosts on vanished horses.

I offer you whatever insight my books may hold. whatever manliness or humour my life.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I offer you that kernel of myself that I have saved somehow -the central heart that deals not in words, traffics not with dreams and is untouched by time, by joy, by adversities.

I offer you the memory of a yellow rose seen at sunset, years before you were born.

I offer you explanationsof yourself, theories about yourself, authentic and surprising news of yourself.

I can give you my loneliness, my darkness, the hunger of my heart; I am trying to bribe you with uncertainty, with danger, with defeat.